• 当前位置: >

文化生活

王玉霞散文——《记忆中的味道》-am8亚美官方

发布日期:2021-06-03 08:20 来源: 作者:王玉霞(烯烃中心副操) 浏览次数:次

记忆中的春天似乎永远都有与美景相对称的“美食”!簇拥着的榆钱儿、香飘四野的香椿芽、闻暖破土而出的荠荠菜……每到时节,这些尤物就会被妈妈魔术般的变为盘中美食,在食物匮乏的年代解决我们姊妹们的温饱。然而有这样一道味儿却是在活色生香的春天快要离去的时候才悄然飘来!那便是槐花饭的味道。


随着时代的发展,街道两边几乎全是人工栽植的风景树!诸如洋槐长得弯弯曲曲,一入秋就漫天飘落,冬季更是孤零零一树干支的乔木,是不适合作为景观树而栽植的。然而每到阳历四月底五月初,没有洋槐树的城市却开始飘忽着槐花的香味,或许是从郊区的远村随风而来、或许是从赶集农民手中的篮子中溢出,伴着突然袭来的香味,我的心常常会飘向千里之外——生长二十多年的老屋。

老屋前后,每年都有不受约束、恣意生长的洋槐树,这让老屋成了被花香和孩童的喧闹包围着的幸福居所!

“小女,快去给哥哥帮忙捋槐花,记得不要捋开得太过的,那样的不香……”

在妈妈的督促下,我挎起小竹笼,跟在扛着长勾杆的哥哥后面,蹦跳着、说笑着来到我们纳凉的“天堂”——洋槐树下。扔下勾杆,哥哥就像猴子一样三下五除二便爬上了洋槐树旁的榆钱树。因为洋槐树上长着很多小硬刺,哥哥曾经就被扎过,长了记性才想出此招,不过效果确实不错。等哥哥站稳后,我便把勾杆递给他,方便对旁边的洋槐花“点兵点将”,他专挑含苞待放的骨枝折。

“我扔啦,你躲远点,捋的时候小心刺……”伴随着哥哥“工作”的开始,处于流水线下游的我也要忙碌起来了。每次捋槐花前,我都会捡出一支开得恰到好处、白嘟嘟的槐花串,对着阳光摇晃几下,再挪到鼻尖细嗅槐花骨子里的浓香,最后还不忘捋几粒塞进嘴巴里咀嚼槐花的甘甜……在那个饭菜没有新花样、零食唯有酸梅粉的年代,像槐花、榆钱这样的大自然结晶是对我们骚动味蕾的最好慰藉了。

吃着、捋着、笑着、唱着,不一会功夫,小竹笼就被我捋得满满当当。哥哥提着笼子给妈妈交差后,便出去撒欢了,我则帮妈妈清洗、晾晒。待槐花九成干后,妈妈便上场了,因为接下来的全是技术活,我完全掌握不住分寸。“拌面的多少影响成品的口感,蒸煮的时间决定成品的模样,还有泼油、放葱花都要适量,马虎不得。”妈妈边忙活,边给我传授着她屡试不爽的诀窍,不知道妈妈是怎么控制的,每每出锅,槐花饭都是甜糯适宜、花型犹在,而到我上手时,便只有味,全然没了色与香。

工作后来到了异乡,还好都是北方,吃槐花饭的习俗也都无太大差别。单位公寓楼后就有整排洋槐树,我和丈夫在散步时采摘了些许,拿回家后按照记忆中的程序进行烹饪,然而总觉得欠了些什么,大概就是记忆中那种淳朴的妈妈味道吧。看着儿子对我的“作品”大快朵颐,我想,数年后,这一顿槐花饭会不会成为他童年记忆中的味道?(王玉霞)



编辑: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