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文化生活

王渭琪散文——《我心中的张爱玲》-am8亚美官方

发布日期:2021-05-24 16:28 来源: 作者:王渭琪(电气保运中心副操) 浏览次数:次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读人物传记的,尤其是一些励志的女性人物传记,他们总能在我的生活进入灰暗的时候,像一束阳光一样,照亮我的生活,指引我前行。今天就让我们一起走进张爱玲的世界,去读一读她的爱恨情仇。


从古至今,女性关于美的定义,一直在不断变化着,从古代为了生育后代而要求女性粗壮结实的美,再到一步步随着文明进步而要求的外貌美,从身材修长、腰细、肤白,再到性格的柔顺、品性端庄、才貌兼备。随着时代变迁,美的定义越来越多元化和个性化,但最吸引我的还是那身穿一身绚丽旗袍,跨越了岁月的高山徐徐走来的她的美,她就是张爱玲。

在20世纪40年代的上海,她是一个传奇的存在,她有着显赫的家世,但却经历了家族没落,父母离异。因为经济的压力,母亲远赴法国,而她遭受着父亲的虐待,继母更是待她刻薄。后又求学于香港大学,但因时局动荡,社会沉落,求学之路坎坷,却也成就了一个文学奇才,圆了一个乱世天才梦。她离奇的人生经历使她深谙人情世故,但她却喜欢享受孤独。在她的处女作《天才梦》中她这样写道,“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爬满了虱子。”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生际遇,让她的身体和精神遭受着“虱子”的啃噬。她的文字里总流露着淡淡的忧伤,如同一个饱经雨雪风霜,看尽人间繁华的人。

而这样一位文学奇才在遇到爱情时,也全然不顾一切。“喜欢一个人会卑微到尘埃里,然后开出花来”“你问我爱你值不值得,其实你应该知道,爱就是不问值不值得。”这是她对待爱情的态度,她爱的热烈,爱的纯粹,她投入的如此彻底,在遭受到背叛时也毅然决绝的彻底。“诺言的‘诺’字和誓言的‘誓’字都是有口无心的”。她在感情面前即使爱的卑微,却清醒的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我想过,我倘使不得不离开你,亦不致寻短见,亦不能再爱别人,我将只是萎谢了。”自此情感的花枯萎,但她如一颗耀眼的明星,在文坛煜煜生辉。几十年后,她移居美国,在洛杉矶深居简出,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她的一生既承受了灿烂的喧闹,也享受着极度的孤寂。

张爱玲将她的一生都写进书里,那些书里都有她对生命的解读,人性的自私、卑琐、冷漠、虚伪、扭曲都在她笔下一览无遗,那么的入木三分,透彻准确。没有人的人生是尽善尽美的。正如张爱玲在文章中说的,因为爱过,所以慈悲,因为懂得,所以宽容。纵观其一生,漂亮过,爱过,出名过,低调过,灰暗过,灿烂过。人生中的各种风景都看过之后,是会懂得很多的道理,然后变得安详,平静,波澜不惊。

她曾说,你如果认识从前的我,也许会原谅现在的我。是的,不是她喜欢孤独,而是她过去所经历的那些种种不美好,让她习惯了孤独,她应该也不想冷眼观世界。镜头下她又身着华丽旗袍,微仰首,睥睨人间。(王渭琪)



编辑: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