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文化生活

张俊散文——《流逝的童年》-am8亚美官方

发布日期:2021-05-07 07:59 来源: 作者:张俊(烯烃中心办事员) 浏览次数:次

“放炮了,我怕。”“妈妈,我怕,外面放炮了。”“老姑家盖房子呢,放炮的声音太大了,我怕。”……周末回到家,闺女用她稚嫩的声音时不时提醒我村庄里又有人家有“大事”发生了,而闺女口中的老姑便是家对门的邻居,半个月前开始翻新房子,机器的钻头一次又一次落下,随之倒下的不仅是老姑家的房子,还有我对家乡的记忆。

孩提时代,家门口有一颗十几米高的槐树,槐花含苞待放时邻居们纷纷来采摘,因为这时的槐花是最适合做成麦饭的,花小了做出来的太硬,开得过一点了香气就散尽了,做出的麦饭都不如含苞待放时的好吃。于是有人爬树,有人指挥,有人将槐花从夹下来的树枝上分拣出来,两三个小时后那一树槐花便成了竹笼里数不清的槐花朵了。友好的邻里会根据每家人口多少将这满笼的槐花分了之后就各自回家做麦饭去了,待香气四溢的麦饭出锅后又端在一起评论一下哪家做的好吃,哪家的面放少了,哪家的油放多了……2003年家里修房子,老槐树被挖了,自那时起,我对老槐树的记忆也就停留在了那一年。


隔壁姐姐家后院有一树樱桃,那时的樱桃是再珍贵不过的水果了,市面上很少能见到卖的。春暖花开的时节,我们住得近的六七家孩子没事就去看看樱桃树开花了没,樱桃树结果了没,连一树长了多少颗樱桃都烂熟于心,少一颗我们都得心疼好久,因为又要少吃一颗了。待樱桃成熟姐姐就摘了一家一家送去,我们这群小孩便能开心好久。2008年姐姐家盖房子,樱桃树影响了房子的布局,只得砍了,从此再没吃到过那么香甜四溢的樱桃。

对门奶奶家门口有一排杨树,每到放暑假的日子,晚上家长们在门口纳凉,我们这一群孩子就拿着手电筒抓知了,一晚上我和弟弟抓上6、7只,用盐水泡了,第二天妈妈给我们炸了吃。2010年奶奶家修房子,我的记忆也停留在了那一年。

……

这几年里,邻居家的小洋楼一栋一栋的盖起来了,对门老姑家是我们这一片最后一家修房子的,她们家门口那颗柿子树也砍了,再也听不到一群孩子一起摘柿子的欢声笑语了,但这一群孩子的孩子又有了属于他们的童年。

“妈妈,可乐叫我去他们家吃饭呢。”闺女的声音把我的思绪唤回了现实。“好,我们把奶奶给你熬的稀饭带过去跟可乐一块喝吧,你们要学会分享。”走在路上,拉着闺女的手,轻轻地对她说:“糖果,妈妈小时候跟可乐的爸爸和姑姑也是一起分享美食长大的,就如你们现在这般,不在一起就都不吃饭,尽管坐在一起吃的是同样的饭菜,但是感觉坐在一起就像是给饭菜里加了开心快乐的佐料,希望你长大了跟妈妈一样有可以跟朋友分享的童年时光。”

对门老姑家的房子封顶了,建起了又一代人的童年……(张俊)



编辑: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