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文化生活

张琛晖散文——《年味》-am8亚美官方

发布日期:2021-02-05 09:47 来源: 作者:张琛晖(水务中心政工员) 浏览次数:次

花衣裳、大红包、煮水饺、放大炮、挑灯笼、家家闹……小时候的春节在我的脑海里,充满了惊喜、新奇和热闹,那是我最爱的节日。


除夕一早,妈妈就开始张罗着全家大扫除,扫把、拖把、抹布分配到位,重活爸爸一个人搞定,细活妈妈全权包揽,我和弟弟两个人围着爸爸和妈妈打下手,奶奶为我们准备香喷喷的饭菜。那个时候的大扫除可是把家里里外外翻个过的收拾法,干的热火朝天,闹得喜笑颜开,那是我童年对“辞旧”最深刻的印象。大扫除后,开始“迎新”,挨个门上贴春联,春联都是找村里的“书法大师”精心编写的,饱含着我们对来年的希望和憧憬。接下来就开始“沐浴”,说“沐浴”,其实就是用大铁壶烧好满满的热水,洗脸洗头,院子里冒着白白的雾气,分不清是嘴里哈出的还是热气腾上去的。

“沐浴”结束后,一家人蹲守在炉前,一人一碗刚出锅的肉饺子伴着酸汤下肚,那滋味,真真是绝了!准准的八点,我们守在电视机前,开始一帧画面都舍不得放过地观看春晚,欢天喜地辞旧岁,热热闹闹迎新年。到了晚上10:00钟,炮声不绝于耳,每年爸爸总是要坚持到整整十二点,数着秒针点起新年的炮竹,祈愿着我们来年一定一帆风顺,红红火火。

到了凌晨快一点,一家人才相继睡觉,这个时候床头放着妈妈早早为大家准备好的新衣裳,从脚带头、从里到外。早上6点,炮声比鸡鸣早,被炮声叫醒的我,满怀期待穿上美美的新衣,挨个去给长辈们磕头拜年,当然拜年不是目的,红包才是,拿到红包一定要每个都拆开数一下,红包的数额随着我的年龄增长也是一涨再涨。手捧着一厚叠的大红包,我一定会和弟弟“比拼比拼”,一边美滋滋的计划着用压岁钱买什么,一边比试着谁的压岁钱更新更多。

到了中午十二点,是一家人吃团圆饭的时候,桌上是妈妈和奶奶准备的“八凉八热”,锅里是沸腾的水煮着饱含了一切美好的水饺。围坐在一起,开一大桶饮料,再来一瓶酒,“砰、砰、砰”是玻璃杯撞出的悦耳声音。一顿美餐之后,就开始了“串门”,亲戚们都在一个村或者隔壁村,手拎着大包小包“走街串巷”。走哪,吃哪,走哪,玩哪,好不热闹。

慢慢的长大了,“年味”好像随着年岁不增反减,不再憧憬美美的新衣,不再期盼厚厚的红包,甚至抗拒“走街串巷”,甚至害怕年头走过一岁又一岁。2019年,因为奶奶住院,从初一到初五,整整五天五夜我的春节是在医院陪着奶奶度过的;2020年,一场疫情,从除夕到初十,我的春节“宅家”度过;2021年,没了两年的“年味”,今年无论如何要找回来,送给我女儿。

花衣裳、大红包、煮水饺、放大炮,一样也不能少。这不,小年前家里已经开始了每周一次的大扫除,买春联、逛超市、添物件……齐齐安排进日程,虽然还是“宅家”,但今年的“年味”有了,小时候的“年味”回来了。(张琛晖)



编辑: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