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文化生活

王朵散文——《一棵树的轮回》-am8亚美官方

发布日期:2021-01-26 10:59 来源: 作者:王朵(热力中心操作员) 浏览次数:次

在我家的庭院后面生长着一棵又高又大的枣树,陪我走过了快乐而又难忘的青葱岁月,我也见证了它在四季轮回中栉风沐雨、蓬勃发展的多种姿态。从初春到秋末,从夏风到冬雪,这棵枣树“浓妆淡抹”的绰然风姿已深深刻在我的记忆里。

初春时节,枣树枝头绽露出淡黄的叶包,在三月柔风的催促下一层一层的展开,嫩黄的小叶一簇簇地顶在秃枝上,像极了一树小灯笼,布置均匀而又带着些许幼稚,在阳光下发出温润的亮光。渐渐地,淡黄色转为浅绿,又不知什么时候变成翠绿的叶片伸展开来,整棵树仿佛在一夜之间蓬蓬勃勃起来。

夏天的时候,枣树椭圆形的叶子如翡翠一般翠色预流,密密层层地叠在一起,不留一丝缝隙,就像在庭院中搭起的一顶绿色凉亭,经常有村里的老人带着童孙在树下乘凉、玩闹。每到五六月份,早起的一个早晴天,不经意间一股甜甜的馨香细若游丝般飘入鼻腔,一抬头,一簇一簇不胜腼腆的娇小黄花正在风中簌簌颤动……

金秋九月是收获的季节,秋风吹过的地方遍是一片累累硕果。你看,庭院中的枣树上挂满了不计其数的、圆滚滚的大枣,颜色由微黄变成山白,再变成红彤彤、闪亮亮的“玛瑙”,惹得树底下的馋小孩一个个仰起小脑袋呆呆地看着,直吞口水,只盼着刮来一阵大风,吹落几颗大枣,好解一时嘴馋。

初冬时分,枣树的叶子干枯焦黄,一夜寒风紧,一地落叶黄。一阵西北风吹来,满树黄叶哗啦啦作响,纷纷扬扬撒落一地,不过几日功夫,树枝就光秃秃的恢复到初春时的样子了。顺手捡起一小片落叶,循着叶脉纹路看去,依稀可见它走过的四季时光,那些曾在叶片上演绎的青葱翠绿,还有那沉淀在果实里的欢喜抑或深刻在树干上的忧伤……

三毛曾说:如果有来生,要做一棵树,站成永恒,没有悲欢的姿势。一半在土里安详,一半在风里飞扬。一半洒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非常沉默非常骄傲,从不依靠从不寻找。我想,这正是庭院中这棵枣树的样子。在明暗交替、绚烂多彩的四季轮回中,不畏严寒酷暑,不惧风霜雨打,忍得了寂寞,耐得住繁华,守着一颗初心,在静谧的光阴里,以静默而又顽强的姿态,将自己潜心打磨,努力吸收每一寸阳光、每一滴雨露、每一粒土壤。用心开出的每一朵芳香的枣花,用心结出的每一颗香甜的大枣都蕴藏着一颗朴实无华的、纯粹的“匠心”。

多年以来,这棵枣树像一位老朋友一样时刻陪伴着我,警醒着我,指引着我踏入正确的轨迹。(王朵)



编辑: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