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文化生活

马媛散文——《别让手机奴役了你的生活》-am8亚美官方

发布日期:2021-01-25 17:38 来源: 作者:马媛(分析检测中心分析员) 浏览次数:次

早上六点四十的时候,我和老公准时下到车库开车上班,从家到单位约20分钟的车程,一上车我的手自然且熟练地伸进包里放手机的小口袋,想刷一刷微博或者朋友圈来“享受”这上班前短暂的“手机自由”。等等,手机呢?小口袋是空的。我一把抓过包,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看到它的影子。起床之后我明明还查了天气预报,坐在马桶上给昨晚各路大仙发的朋友圈点赞,刷牙时还浏览了今天的头条新闻,对了,一定是随手把它放在了洗漱台上,然后出门时忘记了。

心里开始惶惶不安,比堵车、比迟到都不安。刚一到单位,就听到几个同事在聊娱乐圈的新闻。没有一个女人不八卦,我也不能例外,我的手又自然而然地伸进包里,想拿出手机看一看究竟。手扑了个空,我才想起来,今天忘带手机了。两个同事拿来她们的手机要给我看,我已全无心思。又过了一会儿,“董董”来了。“董”手里带着自己在网上买的豆包和鸡米花让我们尝鲜,大家都说好吃,让她发链接到群里,我又去摸手机,然后铩羽而归。再次收拾心情,安心工作。最近我们在忙着编一个内部的资料,也不知领导从哪搬来一沓书,供我们查阅。可我们几个呢,全都抱着手机在网上查,连电脑都懒得用,领导看着直摇头。这次我在手有动作之前就意识到了没带手机的事实,便径直走向书架。翻开书的那一刻,突然找到了点工作的感觉,只是手,已握惯了手机,不太适应书本的尺寸。像遇到多年未见的老友,明明很亲切,却又不知从何聊起。

吃完饭回宿舍午休的时候,老公忙着和手机“缠绵”,剩下我一个“呆若木鸡”,不知所措。我忽然想要是我妈今天给我打了电话,而我的电话又一直无人接听,那她一定会担心得要命。我越想越不安,便用老公的手机拨通了妈妈的号码。电话接通,我张口就问她上午有没有给我打电话。妈妈说没有,她倒是想打来着,因为我们俩已经好几天没有聊聊天了,但是她怕我忙,就忍着没打。放下电话,我反而更加不安了。妈妈怕我忙,我到底在忙什么呢?手里一直握着手机,却没想打一个给她。

下午的时候,我已开始适应没有手机的生活。盯电脑盯累了,不再靠刷无边界的手机“流食”解乏,而是站起来活动活动筋骨,为办公室仅活的那棵“日渐消瘦”的小绿植浇浇水。我仰着头高抬双臂站在窗边放松颈椎,发现对面中央控制室门口的那几片竹林在如此严寒的冬日里竟长的那样郁郁葱葱,成群的麻雀在那里像安了家一样呼朋引伴地飞来飞去,阵容极其“壮观”。在这工作几年了,竟然从未发现这道风景。我招呼同事们过来看,他们一个个目光还没赶到,手机镜头却已对上了焦。可惜,成群的麻雀转瞬即散,等他们把手机从眼前拿开时,麻雀们又已飞进竹林避寒取暖了,什么也没拍到。

我们每天都把手机抱得那样紧,像抱着一个亲密的爱人。而真正的爱人,就在身边,我们却看都不看一眼。我们忙着在各类平台上晒,晒美食、晒风景、晒或悲或喜的事,然后关心点赞、关心评论,却忘了品尝、忘了欣赏、忘了流泪或者欢笑。生活就这样本末倒置了。

忽然有点感谢自己的疏忽,早上的那种惶惶不安,此刻已经变成了逃离之后的庆幸。这一整天,并没有因为我少看几条八卦新闻而变得寡味,也没有因为少发了几条朋友圈而变得苍白,却因为我看见了那片冬日里的竹林,那群冷风中的麻雀而变得丰富。它们活生生地,像极了“日子”这个词。(马媛)



编辑:管理员